欢迎访问琉璃古诗词大全
你的位置:主页 > 诗歌大全 > 文章正文

乡思十月龙井山

时间: 2020-02-27 20:35 | 编辑:

松声南国葱葱声,

热暖芭蕉果香浓;

秋后蜘蟟树上,

是月明一样的提蛹,

悠悠晃晃,

最好的选择是你家麻油热锅,

还有馋嘴巴英雄;

江南冬景近梨叶树香红。

杭州西湖,

风声脚步;

裤脚是莎莎作响的擦热振动。

炊烟几路香,

淡眼望长江;

钱塘江水浪,

秋意上山岗;

云辽阔,

南坡花香;

国庆十月红旗黄星,

是日子一样颜色的温暖送頌;

日子兰天万里晴。

没有炊烟的火车开出了一栋栋,

是也是杭州靓丽的风景;

豪城宽路夜路楼灯明明,

过去的记忆遛走在思想的天地,

多乡思海岛炊烟起起;

海远舟山。

叶子

植物都有叶子

叶子像人的衣装把植物打扮的漂亮美丽

一簇簇叶片攒成满目的绿海

绿海随风起波

叶子成为地球的主栽

春生夏长秋熟冬落

叶子也经历世事的沧桑炎凉盛衰枯荣

默黙无闻的叶子吸收光释放氧

勤勤恳恳净化污浊的空气

奉献出绿意盎然的生命力

植物没有了叶子

就象鱼儿没有水一样生命就会枯竭

叶子色彩缤纷使你应接不暇

红色、绿色、黄色、紫色......

一个个像一只只蝴蝶在凌空飞舞

沫浴在明媚的阳光里

真让你由衷地发自肺腑地羡慕赞叹

秋天是果实成熟的季节

也是叶子尽职尽责离退休的时日

透过红的似火艳的似霞色彩妖娆的叶片

可以窥视到水果笑脸泛着红晕

还可以嗅到沁入心脾的果香

叶子对果实恋恋不舍,果实对叶子眷恋有佳

他们是一对天赐的姻缘

天高气寒

肆虐的寒风一阵催似一阵把叶片揪落

叶片离开枝头飘零无归宿周游世界

最后堕入泥尘消失了影踪

叶子是宽厚仁慈没思索自己得失

这值得令人深思与借鉴

风儿:无需慨叹:

这么多年的原地跋涉,

不管风雨是否已经沧桑,

不管眼前的世界是否改变了模样,

不管僵直的手指是否还能娴熟地表达,

给文字插上翅膀,用思想穿过千山万水,

永远用蓝色的玫瑰,喂养两颗心的饥渴,

把经年描绘成一帧图画,将足迹交给空间来珍藏,

把梦想成真交给明天的夕阳,将夕阳挂在眉梢上,

一切只为一场盛大的约定做完美的献礼。

浪子:铭心刻骨:

脚步一直行走在陌生的路上

从一地荒芜到一路花香

多少夜来风雨过后依然带露绽放

要用一束花的姿势告诉世界

风再大,雨再狂,都要把诗意和惊艳

写在人们的眼中,刻在彼此疲惫的心上

用一颗赤诚的心去洞穿明天的风云变幻

在冬天盛开蓝玫的真诚小草一样的坦荡

花开逝去了芬芳我就用草的新绿把春天喂养

风儿:用一生经营的那片紫色花海,

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那些沉淀的色彩已经被我悉数收入囊中,

不管未来的日子多么苍白足够填充。

我在每一片花瓣上都珍藏了一双眼睛,

不管未经的岁月多么遥远足够望断。

我在恬淡的香气里加入了一种气息,

即使站在奈何桥畔足够慰藉。

我在那本旷世的经典里纳入很多生动

浪子:季节的花开花落都残留着喜悦的留香

青春的流逝却没有白发变青丝的过往

生命和色彩一次略过足以用一生来珍藏

哪怕枯燥一抹相思怡养潮起潮落

银河岸边那叶小舟千年还没有抚摸到对岸的春光

哪怕孤独也要背起行囊向远方流浪

没有花开蝶舞寂寞的沙漠也要用心来品味和欣赏

哪怕绝望也要让那滴清泪落在朝圣的路上

化作莲花绽开圣意洗礼着人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尘殇

风儿:一些飞翔的眼泪和着青鸟的翅膀,

一些喃喃的细语伴着淅沥的春雨,

一些厚重的文字同眠在琥珀旁,

一双踏破的铁鞋流淌着泥浆,

一颗活跃的心脏仰望着西方,

一朵轻盈的流云写满宁静的守望,

一把褪色的雨伞收藏着昨日的风雨,

一只被激情磨损的书写未来的秃笔,

还有一路走来一路收集的闪光哲理,

都在风的中心酝酿,盐的碱滩结晶,

以一种干红的形式为一场盛大的约定做完美的献礼。

浪子:那些前世五百年的修炼才能换来一次的相遇

那些仙人树下一梦人间已是百年的寒来暑往

那些还在拔节吐绿的誓言

那些承诺还在空守时光

那些眼泪淋湿了不毛之地

那些诗句至今还是千古绝唱

那些无奈的别离风化成了石头

那些朝思暮想的重逢见面后却没有泪光

相识是一种天意相知是一种飞翔

一切都在行走的路上

以什么样的姿势起舞就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场

风儿:我知道我已经不能跋涉遥远,

我的白发一直在和雪花媲美,

越是年老,越是张扬地纷飞,

当青丝褪尽,我拿什么叫那些甜蜜苏生,

重新演绎一个风花雪月的梦。

浪子:既然选择了蓝天就要义无反顾的翱翔

云雾再浓也要穿行振翅才不会折断翅膀

比翼站在最高的枝头,齐飞在云天之上

哪怕涅槃也不忍心你独来独往

同生同死用例行诠释一个永恒的守望

风儿:我知道我的额头已经沧桑,

岁月的犁铧重复了多少次的耕种

如今已经沟壑纵横,当肥沃殆尽,

我该撒下怎样的种子,

才能唤醒记忆长成初见的葱茏。

浪子:既然把彼此种在了一块土地上

破土发芽的花期需要彼此滋养

即便你如一棵老树凋零空荡

也会陪你在天地间共赏夕阳

重温蜂飞蝶舞缠绵悱恻的模样

风儿:我知道我的双眼已经朦胧,

昨夜的西风飘过我已经看不清。

尽管我竭尽全力地凝视,还是只看见水花的飞动。

那朵流云我不知道去了哪里游荡,

那颗雪松只能靠记忆去描摹,

我不知怎样的虔诚才能叫过往清晰,

哪怕只是一个片段的回放,

哪怕只是激起了一点亮光的涟漪,

哪怕只是一些幼稚的写意,

哪怕只是以一个熟悉的轮廓结局。

浪子:眼睛看不清你的样子可以用手触摸沧桑

秋风吹净叶黄就用清香温暖残阳

心就是最好的视头一直存储着你的喜怒哀乐

即使炸雷让你变成了斑驳的躯干

把你打磨成一个雕像坐着躺着也要久久凝望

虔诚地与你朝夕相伴

记忆的底片回放着曾经最美的徜徉

你每一次起伏的心跳

都是一次拨云见日的渴求

每一次的遇见都会激起千层猛浪

风儿:我的耳朵已经分不清春风和寒风。

一些温度的厚重都沉淀到了心灵。

总是有喧嚣的舞动,在聒噪混乱的内容:

一会儿如大海的惊涛拍岸,

一会如月下花前的细语清风,

转眼就会风声雷动,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那些娴熟的弹击声已经远走,

我只能在梦里一回回温习,还原最初的回声。

浪子:流年花寂闻不到了你的味道

就算离去再久也能感受到你的发香

最好的居所就是你的心里

最好的风景就是你双眸闪烁的海洋

你突然闭上了眼睛

那一腔真实的情感将如何安葬

就这样把你纤弱的背影遗失

一滴一滴湿了夜色冷了霞光

风儿:我的鼻子已经塌陷变形,像极了生活的空洞,

无法再撑起明亮的黎明。

从前的幽谷花香,已经淡如清风。

怎样的鼻翼抽动,也回不到喘息的深情。

向左或者向右移动都是一样的不解风情。

向前或者向后变换,都如一样的原地不动。

掀起或者落下,都回归向下的初衷。

无论如何的揉搓都找不回原来的动容。

浪子:一个人活着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谁也无法预知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今天凄美的望断可跃动着昨日的柔情

昨日的莺啼燕语能否焐热此时的落寞悲凉

男人的麻木能凋落最美的花香

男人的冷漠能冻结喘息的欲望

是我们让世界嘈杂还是世界让我们迷茫

向上向下向左向右都找不到最初的奔放

风儿:翘立的山峰不再高耸,留下两块丘陵走向荒芜。

所有仰望的目光都羽毛般飘落,最深的幽谷没有回声。

攀爬的双手停滞在半空,失去了目标无法抵近山顶。

那一条小路也混淆为平地,到哪里去聆听相看两不厌的絮语。

没有了两座山峰的静立,所有的情绪都找不到最初的迷离,

平坦的轨迹失去了会当凌绝顶的冲力。

浪子:山峰依旧挺拔,清泉静静流淌

爱在,再迟钝的目光都能追上游动的白羊

情在,再清浅的小溪都能自由自在地歌唱

无数次相依相伴的日子

领略着高山流水湖泊山岗

每一次的攀爬都充满无法遏制的冲荡

风儿:生命的原野正在走向枯萎,

一些褐色的白色的叶子正在招摇,

它们挥舞着手臂想要留住最后一缕春风。

春风迅疾,没有注意到卑微生命的呐喊,

呐喊已经微弱,被呼啸的寒风掩埋。

生命的流泉已经枯竭,最后一滴澄澈被珍藏在眼睛里。

不管曾经有过怎样的流水潺潺,而此刻归于沉寂。

沉寂得如同窒息的空气。

浪子:我站在了交错的路口

迷失了冰雪寒松的方向

我失去了你烛骨般的创意

生命不会再有繁华的盛放

不舍的嘶喊在无奈里无声无息

不能给你一个秋天怎忍还再吞噬你春的馨香

其实没有你的足迹落叶会覆盖旷野

像一首老情歌没有你的舌吻就不在一个调上

风儿:只有那团空气和那滴眼泪在原地徘徊,

力图挽留住一点过去,哪怕是过去的影子的迷离。

毕竟曾经在这里耕种过生命,

季节转换的阵痛,从没停止过脚步匆匆。

风霜雷电的侵袭,从没改变诺言的初衷。

无论脚步经历怎样的泥泞,从未离开那双含泪的眼睛。

时间已经将心灵萎缩成了核桃的褶皱,

还没忘记向空山幽谷喘息。

浪子:没有我的那一刻里不知你是怨恨还是忧伤

我不能陪你写诗品文陪你游览陌生的景象

可我的心一分一秒都徘徊在你的心空之上

我对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此生没有你我对任何美色都没有欲望

花开叶落只是别人蹉跎的时光

日出月明真的无所谓感不感伤

此岸到彼岸的小舟割不开旧日的波浪

风儿:我的佝偻的身躯,和那蹒跚的脚步,

此刻都不敢踏上最后的距离。

不是缺少踏破三省的勇气,只是我已身无余力。

我怕止步中途,无法将完整的自己交给你。

还有每天蘸着月光和泪水给你写的日记。

我不相信会有轮回的奇迹,

我不想在人海茫茫中嗅着你的气息寻觅。

我更不想将两地苍茫重新演绎。

一切都回不到过去。

浪子:你真的就要消失在城市的灯火里

最近的距离望着最远的你隔起了一道屏障

心与心早已融在了一起

分开不但需要勇气还需要生命的再次怒放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挥霍了

从最初的憔悴到今天惊艳的气场

也许都是彼此心中最美的花开一树

那一丝绳索牵着你倔强的飞翔

从他乡到梦乡从地狱到天堂

风儿:一切准备就绪,连同酝酿好的情绪:

无关悲喜的微笑,无关喜怒的目光,

两肩岁月的霜花,两脚带有花香的熏泥。

一张网已经顺着一条线的轨迹归去,

一颗心还是以崛起的姿势向着有你的方向踉跄而往。

时间在后面追赶,消逝也许就在傍晚或者晨曦,

哪怕最后的喘息化作一团空气,也要飘移,

到我去不了的你存在的领地再散去。

浪子:无法预算未来,无法猜测明天

我只能默默为你祝福健康吉祥

从我的传奇写到你的童话

每一个情节都是最感动的绝唱

踏着一条幽径追着流云一芳

曾以比翼齐飞的姿势撵着每一缕阳光

你我都有一个宁静的溪水林畔

这里湖水澄清是诗心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风儿:忘记了穿越了多少距离,只知道一直一直继续,

一个声音飘过叫停我向前迈进的步履:

你记不记得多年前我说过要真心对待一种情谊,

在最后的流年一起摇动夕阳下的摇椅,

我会给你讲浪子与女人的故事,

然后我们合力,叫一阕爱的圆舞曲流传不息。

我们会叫两个名字站在一起向着太阳升起,

我们会叫两颗心交融不再有任何缝隙,

我们会把最后的日子交在彼此的手里,

我们会在凤凰传奇里一起牵手走过人生的冬季,

我们会把最恬淡的浪漫和最沉静的灵魂呈现在弥留之际。

浪子:生和死没有距离就像地狱和天堂不是距离

我和你没有距离,只是走错了方向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独守着一盏灯光

摇椅再精致也摇不起岁月的流觞

一盏孤灯伴着浪子的脚步一直流浪在女人心上

有一条河把你的柔情轻吟低唱

一种共鸣追逐着澎湃的交响

再远的时空也无法阻挡

月亮代表我的心燃烧的熊熊火光

一起打马驰骋弥漫花香的草原

马蹄踏不散如此醉人的马奶酒香

风儿:我浑浊的双眼怎么把初见时的泪滴压抑,

我颤抖的心灵怎么失去花开最美的记忆,

我混沌的双耳怎么把过去追忆的那么清晰,

扬起手臂我不愿意与你哪怕有一毫米的距离。

无数次的现实和梦里,无数次的微笑或者哭泣,

无数次的醉后的沉默,无数次的清醒的竭斯底里,

都在此刻轻轻地退避三舍,消逝得无处寻觅。

只有我的干枯的手开始自上而下的抚摸不已:

比太阳更明亮的头颅依然如故,只是增添坚硬的纹理。

经常流泪的眼睛已经凹陷,谁也阻挡不了年轮的摧残。

灵巧的嘴还是那么温润,抚慰过多少黑夜垂泪的眼睛。

挺起的胸膛依然那么阳刚,一辈子都没被打垮一直傲立。

跋涉过千山万水的腿依然茁壮,不会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迷失方向。

浪子:一次新绿就会有一朝枯黄

一次浓郁的花期过后就会有等待的漫长

一次邂逅就会有激情的心灵碰撞

一次相聚圆不了夜夜相思的新房

你不是跳跃着迷幻舞步的火狐

我也不是独自望月的那只孤狼

这个世界很小,小的一句话说出来都能听到

这个世界很大,大的一转身就成了一只羔羊

只有放牧过梦想的那片河滩

才能放牧流着泪和着血的坚强

我不是谎花不结果只长秧

从始至终没有一句谎言

就怕伤害你如水的纯真如雪的善良

风儿:谁在抚摸我白色的头发,扬起又放下。

谁在轻拭我的泪滴,最后用红唇吻取。

谁把我的头放在肩上,在我的耳边唏嘘。

谁把我抱紧在胸膛,还一遍又一遍的凝望。

谁把我的枯萎当做最美的鲜花供奉在佛龛之上。

谁把我轻轻的抱起放在了薰衣草制成的温床。

谁和我一起义无反顾牵手行走在水云之上。

浪子:我一直都在坚定自己要挺直脊梁

我一直循着你的足迹种下挚爱的歌声和诗行

我一直想牵引你的脚步行走追着晨光

我一直害怕你会陷入泥泞走不出沉重和迷惘

我一直感悟着佛祖的禅意和普渡众生的辉煌

我一直品味着独自风中任雪狂的梅香

我一直会与你心驰神往在采莲路上


文章标题: 乡思十月龙井山
文章地址: http://www.loldn.com/shigedaquan/56287.html
文章标签: 乡思 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