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琉璃古诗词大全
你的位置:主页 > 古诗诗句 > 文章正文

是爸爸

时间: 2019-07-18 02:13 | 编辑:

  天气晴朗高爽,一个小女孩坐在院子里搭积木,身旁立着一只小小的地球仪。小女孩儿沉思着,不知要“建筑”一幢怎样的房子。小女孩儿名叫洛洛。年方7岁。周围空无一人,静寂无声。树叶落满了庭院。洛洛拿起一块积木,再拿起一块积木,随意地摆放在地面,再一块儿,再一块儿向上叠加……散落的积木矗立成一座高耸的大厦,供女孩儿仰望。它奇特而雄伟。世上唯一的。洛洛离开了,踢起了阶前的一枚落叶,风托起这枚落叶飏向高空,陨落时,它的“翅冀”轻轻擦中了那座“大厦”的边缘,“大厦”倾倒了,砸向旁边的地球仪……“轰隆!”遥远外太空的星球上,一个怪模怪样的外星人在屏幕前一眼不眨地盯着洛洛,当看到地球仪倒塌的瞬间,他大手一挥下令:“攻击!”洛洛回头望去,从未感到如此恐慌,一幢无限巨大的建筑从空中倾压下来,遮住了阳光,刹那间“夜晚”来临了,黑压压地砸向地球。她的眼前一片漆黑。“轰隆!”脚下巨震了一下,令洛洛趴伏在地,本能地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她的眼前明亮起来,仿佛一觉醒来,晨光印上窗帘,有人惨叫着。她睁开眼睛,看到那幢无限巨大的建筑裂成碎块,正在空中坠落,地球失去了引力,所有人纷纷下坠,断瓦残垣飘零,海水倾泻而下。世界末日到了。看到纷纷下坠、绝望惨叫的众人,洛洛抓扯着地面,只将两把树叶捏得粉碎。耳旁响起呼啸声,她家的房屋和院墙支离破碎,仿佛被风卷走了……所有人都被卷走了……庭院里的叶子翻卷盘旋着,在洛洛身旁聚集着,越聚越多,越积越高,仿佛要掩埋她。洛洛伸出手臂哭喊着。狂风中一个中年男子飘落在洛洛身边,短头发,红白花纹T恤,运动长裤,又高又强壮,神色坚毅,稳稳地站在那里。“爸爸,”洛洛向T恤男喊道,“救我!”“我不是你爸爸。”T恤男望望周围并无他人,平静地回复道。“爸爸,你说什么!”洛洛想不明白。“这是哪里?”T恤男问。“我们家呀。”洛洛回答。T恤男望望周围,断壁残垣、一片萧索,哪有半点家的影子。男子疑惑地摇摇头。接着,天空降下衬衫男、领带男、汗衫男、西装男、夹克男、工装男、纹身男,共七个男人。奇异的是,这七个男人着装不同,神色各异,面貌却毫无二致。九个男人站在那里,诧异着互相望着,仿佛看到镜子里与现实着装不同的自己。“爸爸……”洛洛疑惑了。她怀疑在做梦;要么她的爸爸站在一个布满镜子的房间里,那些镜子错落有致,反复折射后映出多个幻象。她哪知道,她的亲生父亲已经连同她家的庭院坠落了。一个失去引力的地球能是什么样子?!周围的山川树木、断壁残墙仍在坠落着。“这个‘世界’糟透了!”纹身男开口道。他口中的“世界”,毫无疑问,指的是地球。“你们当中谁是我的爸爸?”洛洛开口问。“啊,在这糟糕的‘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活人。”纹身男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当中有你的爸爸,是不是他跟我们长得很像?……可惜,我不是你的爸爸。你的爸爸,或许,在我们来之前,已经坠落了。”“爸爸,是你吗?”洛洛向西装男叫着,西装男冷静地望着她,摇摇头。洛洛认清了,他爸爸也身着西装,但举止更优雅,气度更不凡。他不是爸爸!这里的人谁都不是。洛洛哭了起来。哭声中,她感觉轻飘飘的,伏在一个人的肩膀上,洛洛睁开眼睛,是西装男,他微笑着,让人心安。洛洛停止了哭声,享受着西装男肩头散出的香味,这香味有安魂的功用,不一会儿洛洛进入了梦乡。这时候,地球稳定了许多,大概能坠落下来的,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八个男人向远处望望,满目疮痍,比月球表面好不了多少,仿佛被山洪爆发光顾过的村落。“她怎么没事儿?”纹身男指指西装男肩上的洛洛问,“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被选中了,”西装男答道,他嗓音低沉,使别人辨不清“被选中”是何涵义,“我们也被选中了。”“被谁选中了?”“God?超人?某个爱管闲事的神灵?总之,他是主宰者。”“那我们是幸运还是不幸?”纹身男诙谐地问。其他男人歪着脑袋倾听。“至少我们还活着!”西装男轻拍洛洛的肩背,“至少她也活着。”“妈的,”汗衫男说,“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很简单,选中我们的人,把我们从我们的世界拎到了这个世界,就这么回事。”“我宁愿不被选中,我在我的世界活得好好的,老子正在纹身呢……”纹身男说,“瞧,蝎子的毒针还没纹好呢!”众人望去,他指向自己的大臂。果然,他的大臂上栖着一只巨大的蝎子,只是后腹部缺少了尖利的毒刺,损失了一半的威慑力。“好吧,别抱怨了,无毒蝎,”西装男人开口道,“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拎来这里吗?”“你说什么?‘无毒蝎’,”纹身男不满,“这该死的绰号。”众人大笑起来。“或许她,是我们聚在此处的原因。”西装男人指着沉睡的洛洛说,“有人选中一些相关的人来救一个至少当前还不该死的人。“相关的人”,我的意思是说,谁让我们长得太像呢!”各个男人再次相互看看对方,各自对“镜中”讨厌的着装鄙夷着,但没表现出来,只是撇了撇嘴巴。“你为何不拆下那该死的领带?”纹身男对领带男鄙夷道。“你要么把那该死的毒针纹上,要么就刮掉那只该死的残缺不全的蝎子,残蝎男!”领带男回击道。众人听到这个新绰号,再次大笑起来。“别笑了,”纹身男叫道,“我们为什么不把该死的小女孩儿杀掉,然后各回各家,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小点声儿,”西装男说,“你不会希望她听到你的恶毒吧。”“我们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纹身男挥舞着右手,又放了下去,“就因为我们长得都像她的亲爸爸?”“即使杀掉她,我们也逃不了,”T恤男说,“唯有我们九个人还能拥有引力,我们是被赋予了特权的……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蚱蜢。”“所以,”西装男说,“我们还是稍安勿躁,先来讨论下这个星球到底怎么了。”“这个星球玩完了。”工装男说。“这谁都能看得出来。”夹克男说。纹身男分别瞪了他们几眼。西装男“嘘”了一声,指了指肩上的小女孩儿。洛洛“嘤”了一声,种子萌动似的,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又伏下了,向西装男的肩头重新埋了埋自己。在大家无言的注视中,西装男轻拍着女孩儿的肩膀。天空笼罩着一层薄雾。与其说是薄雾,毋宁说是烟尘。女孩儿终于醒转了,直起上身,睁着大大的眼睛扫视四周,带着从梦幻向现实过渡的懵懂。对视之后,木立的几个男人面露欣喜之色,女孩儿的眼睛里闪烁的光彩,要说点亮了整个世界也不为过。烟尘消散,太阳重新焕发了光辉。大家四望着山腾渊跃的地球表面,仿佛看到了一片被巨炮反复轰击过的战场。“你能描述下事情发生的经过吗?”西装男轻声问怀中的女孩儿。洛洛向他讲了事情的全部经过,特别提到一幢巨型建筑朝这边砸下来,“轰隆”一声巨响后就什么都毁了。“巨型建筑?”领带男自言自语道。“看起来,这像是意外,就像……有人不小心掉了个苹果,却砸中了桌上的玻璃杯。”工装男说。“并没那么简单,”T恤男说,“要知道,建筑再大,大不过承载它的星球;地球再小,也不是一只轻巧的易碎品。”“这他妈就怪了。”汗衫男叹道。“据我推测,应该是一场有预谋的太空外攻击……”衬衫男开口了。“我说,你是不是科幻片看多了!”纹身男道。衬衫男没有相讥,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绣花针”,插在了左耳旁的头皮内。“你……干什么?!”“不必奇怪,这不是‘绣花针’,而是天线;我也不是喜欢自虐,瞧,我的耳旁有隐形的‘插孔’。”衬衫男说。大家凑上来看,果然,在他的耳旁上方,细密的发丝下,似乎嵌了一小块儿芯片,与肤色无异,借着发丝的掩护,不易被外人发现,在芯片的上方,有一排小小的插孔,那枚小型天线就插在芯片插孔上。“你他妈到底什么人?”纹身男说。“不必紧张,我只是个看多了科幻片的超级科幻发烧友而已。”衬衫男一脸平淡,似是懒得跟任何人计较。“那这个有什么作用?”汗衫男问。“嘘……”衬衫男示意大家静了下来,歪着脑袋转动身体倾听着四方。纹身男躁动不安地来回转动着。听完四方后,衬衫男停了下来,笑而不语。“什么情况?”纹身男急不可耐。“外星球一伙顽皮的人种想要摧毁这个星球……我听到他们这么说了。”衬衫男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没有理由。或许就像我们一样,为了验证自己的枪法,随意找了个靶子……现在这个星球,就是他们其中一个随意挑选的靶子。”“该死。”“还没完呢!地球不毁,人类不灭,他们还要继续进攻,将枪口对准我们这只靶子,直到我们……”“那怎么办?”“砰”……“砰”……“砰”……突然,远处的一个巨坑中传来了有节奏的巨响,仿佛一个被压住的人在撞门逃生。“砰”……“砰”……“砰”……大家向那座巨坑望去。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仿佛一包炸药在巨坑里起爆了,砖石泥土四散飞腾,接着,在巨坑边缘出现了一只巨虫。那只巨虫长着两只巨角,披着厚厚的铠甲,两旁长满了巨腿,仿佛一架波音747,在巨坑边缘张牙舞爪。“西瓜虫。”女孩儿叫道。的确,那是一只西瓜虫。一只远远超越人类想像力的西瓜虫。而且,孩子们无法用手中的砖头敲死它。“砰”……“砰”……“砰”……更多的巨坑“炸”起,一只只巨型西瓜虫出现在地球表面上,不到半个小时,可怜的九个人就被周围的西瓜虫包围了。倘若……某只西瓜虫伸出巨大的两只前爪,捧起一块儿在它们看来如米粒儿般的石头,轻轻地敲向其中一个人的头颅……然后,“咔吧”一声脆响,人类在地面上挣扎、痉挛、翻滚。人类脑海中那种关于“摧毁的愉悦感”的记忆就会随着人类的消失而消失了。无数只巨型西瓜虫包围着星球上仅剩的八个男人,八个男人则围成紧紧的一圈,背靠内、面朝外,中间站着正在微笑的小女孩儿。巨型虫并未进攻,每只巨虫的前部巨型触角不停地抖动着,仿佛在跳舞,又仿佛在上天跪拜乞求。“它们在祈雨么?”纹身男开口道。“或许是,要知道地球上已经没有任何水了。”夹克男说。既无法突破,也不被消灭,大家相持着。“它们来了!”衬衫男突然说,他神情紧张起来。“谁?”“把我们当成靶子的那群物种!它们越来越近了,驾着一艘你从未见过的大飞船,大部分人声言要消灭我们……一个不留!我都听到了。”衬衫男说。“***,都来吧,不被它们灭了,也被渴死了……”汗衫男说,“死了也好,老子早他妈活够了。”“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该死的念头,活着有什么不好……老哥,你得学着给自己找点儿乐子。”纹身男说。“比如说,在***大臂上纹个缺少毒针的***蝎子?”汗衫男说,“这样就能让见到你的那些傻姑娘尖叫着‘帅呆了’、‘酷毙了’等等该死的无聊话?”“老兄,见你愁眉不展的,以为你不会开玩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嘶……”空中传来一阵远远超出人类听觉分贝的响声,让人难以忍受,所有人闭紧了嘴巴,捂住了耳朵。“嘶”声渐渐减弱了,仿佛有巨大的风扇轰鸣声响起来,一座覆盖天地般的巨大飞行物悬停在了半空中,天空顿时暗了下来,仿佛乌云挡住了阳光。“咔咔咔咔……”无数响动,巨型飞行物上收起片片铠甲,露出了黑洞洞孔眼,接着,“唰唰……”一阵响动,孔眼里伸出无数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巨型西瓜虫和围在中间的九个人。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大家快趴下,”衬衫男突然大叫道,“它们该死的头儿下令开炮了!”八个男子回转身体,西装男迅速抱起洛洛跑向最近的一个坑洞,把她放在里面,所有男人趴倒在地,护住了坑口。“老子就这么死了!”纹身男叫道,“老子还要回去纹完那只该死的毒针呢!”突然,“突突突……”声响起,掩盖了纹身男的喊声,从巨大飞行物上黑洞洞的枪口里,喷出道道耀眼的火舌。“老子要死了……”汗衫男叫着。说时迟,那时快,在子弹落下的刹那,一只巨大的西瓜虫一扑而上,携带着一团乌云般跃到八个男人的头顶,将他们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男人们睁开眼睛,如临永夜,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到地狱了么?”领带男问。但无人应答,仿佛窝在漆黑的“屋子”里,只听到外面“突突突突……”的枪声响起一片,“屋顶”震颤着,但并未被掀翻,也未被摧垮。“西瓜虫!”女孩儿突然叫着,“是西瓜虫救了我们,你们摸摸看,这有它们大腿上的毛须……”大家摸了摸,果然是西瓜虫。“Fuck,啥时候轮到西瓜虫来救我们人类了!”纹身男骂道。但听到他的骂声后,大家都笑了。突然,他们感觉西瓜虫的身体一缩,接着被牢牢地裹在……“怀”……里?还好,空间还算宽敞,不至于窒息。接着他们感觉到天旋地转,似是被推动着,向前飞速翻滚着。是西瓜虫!只见它们每个西瓜虫都裹圆了身体,形状酷似西瓜,仿佛被施加了巨大的外力,向四处飞速滚去,转眼不见了,消失在各个巨坑里。枪口射出的子弹击打在土地上,泛起片片的烟尘。此时,半空中的巨大飞行物停止了炮火的攻击。等了一会儿,飞行物似乎得到了降落的指令,它的底部喷出一束束烟火,慢慢在地球上着陆了,看样子,是个大宇宙飞船。好家伙,这个飞船比地球上最高的大厦都高,有上千个足球场那么大。“嘭”的一声,飞船门开了,走出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否则不好形容)。每个士兵都瘦瘦的,长着三条腿,两条在前正常迈步,一条在后,从屁股上耷拉着,一直耷拉在地,行走间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它们眼睛太小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这队士兵向其中一个巨坑走去,其中一个巨型西瓜虫便深藏其中。队伍停止了,停在那个巨坑的边缘,首领模样的人向里望望,回头示意后面的士兵跳下去。后面的士兵不敢违抗,“扑通”一声跳了下去,半天没有上来。首领表现出不耐烦的表情,又一挥手,招呼另外一个士兵取出一个炸弹扔到了坑底,然后摁响了手中的遥控器。“嘭”一声闷响,从坑里飞出一只毛毛腿还有一只光滑的腿。首领看到那只毛毛腿笑了起来,看到光滑的腿之后,大骂了一声。他一挥手,又有两只炸弹扔到了坑底。“嘭……嘭……”看着坑底冒上来的一缕缕青烟,它们满意地笑了起来。这时,首领对着一个对讲机类似的装置“叽哩咕噜”了半天,不一会儿的功夫,从大飞船里源源不绝走出更多的士兵,这些士兵训练有素,一队十几个人,分别向每个巨坑走去。过了一会儿,更多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八个男人和小女孩儿所在的巨坑边里,在巨型西瓜虫的“怀抱”里,仍能听到一队人马走来的整齐的脚步声。大家都没说话,西装男把洛洛更所紧了些。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突然,怀抱他们的那只巨型西瓜虫伸直了身体怒吼了一声,那声音宛转雄浑,极具穿透力,向四外荡去。这只西瓜虫疑是首领,在向其他的西瓜虫发出进攻的信号。“吼……”接着,这只巨型西瓜虫迅速包裹起来,再度形成一个圆球,将九个人拢在怀中,猛然跃出巨坑,向走来的那队士兵碾去。“啊……啊……”数声惨叫之后,那队士兵悉数被碾成肉饼。更多的西瓜虫跃出巨坑,碾向那些三条腿的一队队士兵。首领西瓜虫并没有停止,对准了敌人的大飞船飞速滚去,以势不可挡之力一路狂奔。更多的西瓜虫卷成车轮状,跟随着首领西瓜虫冲向敌船,扬起弥漫的烟尘。转眼间,那些“车轮”已碾到敌船跟前。只听“咔咔”几声,敌船半闭了舱门,无数“车轮”撞在敌船的板壁上,“咣咣”一片乱响,敌船兀自岿然不动。敌船并未逃走,其中部突然“嗒嗒嗒”一阵乱响,探出无数枚口径更大的火炮。巨型西瓜虫来不及反应,火炮便喷射出火舌向它们扫去。“突突突……突突突……”很多巨型西瓜虫眨眼间被击成碎片。首领西瓜虫又发出一声怒吼,躲避着炮弹向远处的巨坑滚去,在滚动间,一枚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聚咦”一声轰击在首领西瓜虫身上。首领弹了起来,被迫张开了身体,九个人在半空中掉落下来。西瓜虫重重地跌落在地面上,九个人相继落了下来,距离西瓜虫首领十几米之遥。大家望望首领,它并没有被击成碎片,却处于被痛击之后的麻痹状态,仰天痉挛着它的多足。“女孩儿呢?”西装男伸出手寻找着四周,但没有发现女孩儿的踪迹。所有男人紧张地张望着。“我叫洛洛,”旁边一个小坑里传出女孩儿的童声,正是洛洛,“我在这儿呢。”那个坑洞距离纹身男最近,旁边躺卧着汗衫男,纹身男躺在地上,摇摇双手表示自己还活着。此时,伴着一声呼啸,一枚炮弹向洛洛所在的坑洞处而来。大家惊呼起来。就在炮弹落下的刹那,纹身男和汗衫男一跃而起,双双扑在洛洛容身的坑洞上。“轰!”炮弹炸响了,四处硝烟弥漫,所有男人同时扑向坑洞处,发现坑洞内的洛洛并没有受伤,而在坑洞的边缘,却散落着一条没有毒刺的蝎子纹身的大臂,和几片汗衫的碎片。“残蝎男!衬衫男!”大家哭叫着。远处的西瓜虫首领尚未苏醒,其他西瓜虫正在四处逃蹿,一枚枚炮弹正四处射击着,情况无比危险,必须得找到安全的藏身处。“怎么办?”近处的夹克男问大家。“抱着洛洛,跑向首领西瓜虫所在的巨坑,那里最安全。”西装男说。“好的。”夹克男应了一声,迅速跑向洛洛所在的坑洞,俯身抓起她抱在怀里便向右侧跑去,手里紧紧地握着一部手机。其他男子在后面紧跟着。就在马上到达西瓜虫首领的坑洞时,一枚炮弹飞落下来,带着呼啸冲向他们,夹克男纵身一跃,跳入漆黑的坑洞中,接着他拇指划动了手机,只见手机“噗”一声响,打开了一只大型的降落伞,在降落伞的缓冲下,夹克男抱着洛洛缓慢向坑底坠落着。“好好玩啊!”洛洛笑叫着。接着“砰砰”几声,是其他男人落在降落伞顶部的声音,过了大约有三四分钟时间,降落伞安全降落到坑洞的底部。外面依旧炮声隆隆。大家坐在那里默然不语。好长时间后,炮声渐渐减少了。“我听到了,”衬衫男开口道,“敌船上的首领收到各小队的报告,说是基本将地球上的生物消灭殆尽,他们要全体出动检查攻击成果。”“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可以乘它们倾巢出动时夺取它们的飞船,可惜……”T恤男说。“可惜,我们接近不了敌船。”西装男说。“可惜,我也要死了。”工装男说着躺了下去,在他身下有一大片血迹。“可以一试,”领带男说,“夹克男,你的手机有带人升空的功能么?”夹克男摇摇头。这时,一团黑影从坑口坠落下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各人来不及反应,那黑影“轰”一声伏在坑洞的底部。“首领西瓜虫!”女孩儿叫道。大家看去,果然是西瓜虫首领,它还没死!西瓜虫首领飞快地裹起他们,向上跃起,只纵腾了几下便到达了坑口。它蜷成一只巨大坚韧的巨轮向敌船迅速滚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敌船上的物种们发现敌情时,慌忙向上提起船闸,但已经迟了,西瓜虫首领的速度无与伦比,在船闸半开半合之间,撞破了船闸的巨齿冲进了舱门。士兵纷纷向西瓜虫射击。但无济于事,西瓜虫的巨爪东抓西划,将所有士兵悉数扑倒,占领了飞船。西装男进入控制室掌握了飞船,在巨大的屏幕前,看到了绝望而来的散落在地球上的敌人士兵,它们伸出双臂望着腾空而起的巨大飞行物。当飞船在高空中稳定飞行时,领带男问西装男:“我们飞向哪里?”“火星。”西装男回答。“为什么不各自去自己的星球?”“因为,在我们的星球上,我们根本没有未来!”西装男回答说。“为什么!”西装男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设定了火星的航线。“我的爸爸死了吗?”洛洛问。“是的,你的爸爸已经死了。在我们到达地球之前,他已经死去了。”西装男回答。女孩儿一阵哭泣。“不过,你们都是我的好爸爸!”

文章标题: 是爸爸
文章地址: http://www.loldn.com/gushishiju/6107.html
文章标签: 爸爸

[是爸爸] 相关文章推荐: